新闻中心

学生会官场化生存一瞥--新闻报道

afayi 新闻中心 2018-12-04 评论

  每年9月,军训结束后,各大高校内各社团组织都会拉开一场轰轰烈烈的招新活动。校门口,教学楼下,食堂前,处处可见招新条幅和广告,还有的社团跑去新生宿舍“扫楼”,学生们戏称此为“百团大战”。其中,最具诱惑力的是学生会。

  “在校学生会担任普通干事,学年测评可以加一分,副部长级别可加1.5分,部长级别是2分,主席团成员可以加3分。”贵州某学院学生李童的学长学姐这样向他介绍进学生会的好处。经过一番调查,李童发现好处不仅限于此,在年底的评奖中,校学生会可参加“校优秀学生干部”评奖,得奖的加分政策又对自己申请院系奖学金有帮助。李童义无反顾参加了校学生会的面试。

  前一段时间,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陈伟在其博客上发表文章《学生会,大学最阴暗的一角》谈到学生干部加分保研一事说,“学生干部还是大学中的特权阶层。有些信息,不对一般学生公开。有些全校性的奖项,由团委设立、组织评选,最后获奖的就是学生干部,实际上是自己给自己发奖,而将来保研时可以加分。”

  人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生干部对记者说,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多年来一直就是这样。“我们学校的保研有两种,第一种是正常保研,面对所有学生。”他说,另一种就是支教保研,本科毕业后前往不是特别落后的西部地区支教一年后即可取得研究生免试入学资格。这种方式只面对校级学生会、校社团、《青年人大》等管理层的同学,普通学生甚至院系学生会的“想都不用想”。他说自己所在二级学院的学生会前几任主席、副主席都保研了,每年学院保研名单中,学生干部的比例要占到至少一半。

  采访中,这位同学不时流露出犹豫的神情,在追问下,他说,自己在学生会做了这么久,付出了很多心血,为搞活动连夜做策划,联系同学耗费的手机费也没有人给报销,开学时接新生要在火车站蹲守好久。他以前觉得作为学生干部付出这么多,适当的奖励会鼓舞自己,但现在“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了”。

  荣誉、奖学金、保研、推荐工作对当前的大学生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诱惑。“现在就业形势严峻,考研竞争那么大,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今年已经大四的人大学生王铎说,“在保研激烈的时候,综合成绩要计算到小数点后四位。”王铎入学的时候高招招生放开,同样本科毕业生也就多了,想保研的人多了,竞争可想而知。“实际上大家的学习成绩在加权计算后相差无几,学生干部和社团活动的加分算到综合成绩里就算只有0.3分,也能甩掉一大批人。你看今年我们学校保研的名单里至少有一半是学生会的,就可以说明问题。”

  许多学生都认为,进学生会当普通干事并不是很难,除了准备自我介绍之外,在面试环节表现好一些就差不多。“学生组织的职能部门,要求的能力各有不同。有些是技术活,比如体育部、宣传部、网络部、编辑部……有些则什么人都能干,比如活动部、实践部、外联部、办公室等。”李童说,难的是如何才能升职成为部长、主席,成为核心成员。

  事实上,不管是保研还是推荐工作,许多优越的政策并不是所有学生会成员都能“享受”到,“只有做到部长以上,进入主席团才有保障。”广州某高校的徐超当年就是保送的本校研究生,他回忆自己的“晋升之路”,有些感慨,“经历过了才知道。”

  大一刚入校时,徐超顺利进入了自己所在院系学生会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工作主要是协助主席团联络各个部门,统计材料,做会议记录等等较为琐碎的事。徐超说,刚开始做干事都是从重复性劳动开始的,经过一年的锻炼,能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大二开学换届时,“另一个部门的部长和我说,你来我这里做副部吧。其实,副部还是干活的。正常情况下,干事工作比较有热情,如果愿意继续的话,升任副部长,竞争性不太强,新任部长就可以决定。副部长升职部长,是比较关键,新部长人选由前一任部长或主席团成员推荐,经新一届主席团任命,老师参与也不多,但会过问。”

  徐超说,“我不愿意特意地拉近和别人的关系,和当时分管我们学生会的老师也不熟,平时也没有请主席吃过饭。工作干了不少,但在副部升正部的时候没有人提名自己,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徐超坦言,当时很不服气,但他很幸运。“当时,分管我们的团委老师调走了,新来的老师想搞改革,征求同学们的意见。我和几个副部一起找了领导,提出希望公开竞选,得票最高的当选。”这一次,徐超竞选的岗位是学生会主席。“以前也投票,是选出票数最高的五个人,然后老师定谁是主席,谁是副主席”。院领导研究两个星期后觉得可行,徐超票列第二位当选常务副主席。

  “怎么庆祝的?就是请大家出去吃饭,唱歌。”徐超说,其实他的经验偶然性因素太多,不具有参考价值,但从中也折射出一些现实。“当了副主席,我反而不怎么操心学生会的事儿了,开始认真学习,这两个字已经久违了。当时已经定了我是可以保研的,但不想成绩太差,面子上不好看!”

  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徐超那么幸运,北京某高校学生王达说,“我在校学生会待过一年后来退出了,因为在当时带我的副部长身上,我看到了我的未来。他是一个脚踏实地干实事的人,但性格耿直,不会和老师、上级拉关系。最后PK掉他当选的一位女生,和当时一起竞选的其他几位副部长相比确实不是最有能力,但这位女生的父母都在政府部门工作。越往上走,能力越不重要。我是想好好干,通过我的努力做一些事情。可,副部进部长,部长进常委的时候,不是说你干活、你努力就可以。”

  许旭,今年研二,目前担任华南某校研究生会副主席。他告诉记者说,“我就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组织学生干部和分管我们的领导老师吃饭(公款)。吃饭中,副书记给我们讲了老半天,谈话重点就是要我们注重饭桌礼仪,比如要等领导坐下才可以坐下,要给领导倒茶水,要学会看领导脸色等等。”他说,从中可以发现许多值得玩味的事情。

  今年刚上大三的陈刚说,他们学校学生会的办公室布置得和开人大政协会议的主会场一样,台上以红旗为背景,中间放置本校学生会会旗、会徽。主席台上两排座位,每次开会都会放置席卡,团委老师坐中间,左右是主席,主席团,部长,副部长依次递减,台下为普通学生干部。“这种形式上的等级还好,最关键的是影响办事效率。老师交代任务给主席,主席再交代给部长,部长再交代副部长,副部长再交代干事,干事干完后再逐级反馈,很耽误事情。”

  许旭说自己刚上大一的时候,看到部长主席都得叫“xx部长好,xx主席好”,不喊自己都觉得别扭。“等到我自己任主席的时候,走在路上,如果三个同学中有两个同学喊了,有一个没喊,我就要多看一眼,是学生会干部么?是不认识我?学生会第一次集体会议,领导向大家介绍说‘这是你们的许主席,大家鼓掌欢迎’。制度是有惯性的,时间久了,大家对这种现象就习以为常了。”

  “这学期新生刚入学,学院通知,不想让新生一到周末放假就有空闲回家,所以就在那几天安排了很多‘文化娱乐’项目。说是娱乐活动,但你不得不参加。如果你不去,就取消你评优资格。”广州某大学的新生小牛说,自己其实不讨厌学生会,但这种约束和强制让人很难接受。学校还给他们安排了“扫舞盲”,“跳舞好不好啊?好。可是我不想学啊。不行,要求一定要去,不去不准评优秀,搞笑噻。又比如,看迎新晚会,好不好?好!但是,你不去看,有人来记名字查考勤。”小牛说,同学们都有不满,但是也只敢平时说说罢了。

  相比小牛同学,人大的新生R“by的遭遇更“严峻”一些。事情是这样的,学校即将开始大型歌唱比赛,每个学院都要参加。R“by认为自己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活动,而且唱歌谁有兴趣谁唱,所以在海选时故意唱错以求落选。被选上的学生经常要上课请假、利用晚上休息前去排练,很多人要求退出。“有一天晚上九点多我接到短信:请你现在马上来xx教室排练。我当时回信说,是不是弄错了,我是落选的啊。发短信的是学生会某部部长,她说,如果你不来,请你把后果想清楚。我当时一听都蒙了。”R“by说,她们寝室的另一个同学曾亲耳听到两名学生会干部在议论一个不愿意去唱歌的同学,有个部长就说:你让他试试看,看我以后怎么整死他。R“by后来还是去参加排练了,她说不知道如果不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看到陈伟老师那篇博文后,我第一感觉是总算有人站出来说这个事儿,终于有一个不同的声音。以前我总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问题,总想这些事情。直到陈老师写了这篇文章,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想。”王佳是某高校学生党支部书记,他说,很多学生干部并不是真心为学生服务的,只是为了评奖评优冲锋在前。刚加入的时候,老师就会说,你在我这里好好干,以后评奖评优会优先考虑你,到时候就变成直接指定。每年入党,总会发现有的学院公示的入党人选比分配给他们的名额要多几个,都是走了学生会特别指定的名额。

  广西某学院的小孙入学第一个任务就是推销电话卡,学生会和移动公司合作,每给新生推销一个电话卡,就可以有提成。小孙的第一个任务圆满完成,得到了上级的夸奖。“我现在可以弄来学生证磁条,坐火车半价的那种。”成了学生会核心成员后,小孙拥有了许多被人艳羡的特权。

  小孙的做法算不上“出位”,有的学生干部到了年终考核时,为了应付校团委检查,临时突击。“比如搞宿舍文化建设,我们在宿舍里拉一横幅,叫一些同学过来,摆几个动作拍照,表现得就好像活动现场一样。”小孙的室友也在学生会任职,他说,“平时一些评奖活动也是由校学生会组织的,认识的人就会说,给我们评个奖吧。”寝室里同学们探讨,社会大环境如此,如果不这样,到社会上要吃亏的。

  电话中,许旭对记者说,他曾经看过林肯的一句话,“有什么样的公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已经读研的他常常反思,这些怪现象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官本位”的思想在我国根深蒂固,在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下,大学生尤其是学生干部更容易受到这些现象的影响,但改变已经迫在眉睫了。

  学生会全称是学生委员会(StudentCommittee)。一般指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简称全国学联)在各院校的分支机构。学生会是每个大中学校不可缺少的部门(少数大学,如中国防卫科技学院除外),是提倡自我服务,自我管理,自我学习的学生组织,为学校学生和老师提供无偿服务的部门。

  学生会受所在院校团委的直接领导,内部有着清晰的组织结构分配。具体来讲,学生会一般都设有主席团(主席一名,副主席若干)、秘书处、宣传部、公关外联部、组织部、学术活动部、体育艺术部等职能部门,各院校又依据各自具体情况在名称或数量上有所不同。

  如中国人民大学团委的机关报《青年人大》,同时也是人大校内最大的学生媒体。其内部下设新闻中心、编辑中心、事业发展中心、运营管理中心和新媒体中心五大中心二十个部门,所有新闻产品完全由人大在读学生自主编辑制作。此外该校还有青年志愿者协会(青协)、勤助中心、艺术团等也属此类。

  学生社团(studentssociety),是学生在自愿基础上自由结成、按照章程自主开展活动的学生群众组织。这些社团可打破年级、系科以及学校的界限,团结兴趣爱好相近的同学,发挥他们在某方面的特长,开展活动。学生社团形式多种多样,包含体育、科技、人文社科、艺术、公益等类别。不完全统计,高校中90%的学生都会加入社团,社团已经成为学生大学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社团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自治,一般高校都会设置一个由校团委直接领导和管理的指导社团活动的学生组织如社团联合会。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排行榜
最新留言